•        不需要加班的礼拜天,想要早起真是困难。尤其头天晚上我还熬夜了。昨晚,某个排名第11的球队昨晚赢球了。还是0:2落后的情况下扳成了4:2 。怎么这么熟悉呀,为什么这么熟悉呢~ 这么酷的比赛我好像以前看过,什么时候来着,什么时候来着?~~

           嘿嘿。

           今天需要早起,赶一个早场的电影。一睁眼我就知道毁了,我用了我能用的最快速度,但还是没逃脱要在黑暗的影院里找座位的命运。我在一片黑乎乎当中,猫着腰,一路说着“不好意思”,走过了第三排的所有人,坐下。真的很讨厌这种情境,压力大的时候做的噩梦,常常就有这个场景。如果迟到超过10分钟,或者是什么无所谓的电影,大概我就不会进去了。但是你们说,在电影院里看一场老电影,这是多难得的事儿啊。

           《牧马人》。我承认,我喜欢的,总是那些我恐怕永远无法经历的东西。我曾经说起那些关于游牧生活的向往啊,老妈总是嘲笑我。最近正在读的那本铅笔画小说《造梦的雨果》,里面的乔治爷爷就说过,他拍电影的片场就是造梦的地方。所以,有梦想的人喜欢电影,这是有理由的。祁连山的草原,一声口哨,马群。冷,但是有一帮掏心窝子的牧民朋友;穷,但是有人愿意跟你分吃一碗白粥。在老电影里,幸福总是很简单,依如那些过去时光的老电影,没有险象环生,也不起伏跌宕。只淡淡地,真诚地,讲故事,感动你。

           乐观,开阔,善良,热情。电影里都是这么好的人。赶马上山的时候,他们这样喊着号子:
           ——伙计们,上哪儿去呀?
           ——上祁连山啊~~
           ——祁连山冷啊!
           ——带上大帐篷啊~~
           ——祁连山长啊!
           ——带上青稞酒啊~~
           这么洒脱的活着,应该是城市里的人羡慕的吧。

           从暖烘烘的电影院里出来,映衬着外面刮着小风儿的天气……吹得人发抖。还有我可能是太久没穿过高跟鞋了,有点儿不适应这个高度,跟我惯常的走路速度简直没法比。从电影里跳回现实,那是相当的残酷啊~ 我耳机里唱的歌,从没听出过歌词。奇怪在闹哄哄的大街上,我居然一字一句的听得那么清楚: “鸟儿,全飞向南方,我不是鸟儿不需要南方。树叶,都面对着阳光,我不是树叶不需要阳光……火车,已驶进了站台,我不是火车不需要终点。雨水,已经打湿了衣裳,我不是雨水不需要待在天上,我不是雨水不需要待在天上。”

           大胆爱,大胆被折磨。加油。

           感谢谢晋导演,祈愿安息。

           高调展示分会场:http://clytiekui.blogbus.com/ 别又说我偷偷摸摸的~~

           All is O.K.

  •        起先的想法很简单。只是单纯地想看一场黑白电影。后来,天使出现了。
    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 一度无比虔诚地去相信过一个天使,可随后发现,让我相信天使的人自己却从没信过。由此,事情开始变得无趣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我不再相信天使。安德列,这个矮个子男人,我们的代表:桌子对面的女孩告诉我她是一个天使,我说她是开玩笑,否则就证明给我看。然后她竟真神奇地让烟灰缸凭空升起,让几乎燃尽的烟蒂恢复原状。首先蹦进我脑子里的念头是,NND,这戏法儿怎么变的?!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天使的救赎。引导我们不再欺骗,引导我们忘记绝望,引导我们相信爱。我,爱我自己。天使完成了任务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很难讲安德列爱的究竟是安吉拉还是天使,但故事的结尾很明显,爱人和天使当中,我们需要的肯定不是天使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黑白,天使,爱情,人。我简直要以为自己是在说《柏林苍穹下》了。sigh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