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      不需要加班的礼拜天,想要早起真是困难。尤其头天晚上我还熬夜了。昨晚,某个排名第11的球队昨晚赢球了。还是0:2落后的情况下扳成了4:2 。怎么这么熟悉呀,为什么这么熟悉呢~ 这么酷的比赛我好像以前看过,什么时候来着,什么时候来着?~~

           嘿嘿。

           今天需要早起,赶一个早场的电影。一睁眼我就知道毁了,我用了我能用的最快速度,但还是没逃脱要在黑暗的影院里找座位的命运。我在一片黑乎乎当中,猫着腰,一路说着“不好意思”,走过了第三排的所有人,坐下。真的很讨厌这种情境,压力大的时候做的噩梦,常常就有这个场景。如果迟到超过10分钟,或者是什么无所谓的电影,大概我就不会进去了。但是你们说,在电影院里看一场老电影,这是多难得的事儿啊。

           《牧马人》。我承认,我喜欢的,总是那些我恐怕永远无法经历的东西。我曾经说起那些关于游牧生活的向往啊,老妈总是嘲笑我。最近正在读的那本铅笔画小说《造梦的雨果》,里面的乔治爷爷就说过,他拍电影的片场就是造梦的地方。所以,有梦想的人喜欢电影,这是有理由的。祁连山的草原,一声口哨,马群。冷,但是有一帮掏心窝子的牧民朋友;穷,但是有人愿意跟你分吃一碗白粥。在老电影里,幸福总是很简单,依如那些过去时光的老电影,没有险象环生,也不起伏跌宕。只淡淡地,真诚地,讲故事,感动你。

           乐观,开阔,善良,热情。电影里都是这么好的人。赶马上山的时候,他们这样喊着号子:
           ——伙计们,上哪儿去呀?
           ——上祁连山啊~~
           ——祁连山冷啊!
           ——带上大帐篷啊~~
           ——祁连山长啊!
           ——带上青稞酒啊~~
           这么洒脱的活着,应该是城市里的人羡慕的吧。

           从暖烘烘的电影院里出来,映衬着外面刮着小风儿的天气……吹得人发抖。还有我可能是太久没穿过高跟鞋了,有点儿不适应这个高度,跟我惯常的走路速度简直没法比。从电影里跳回现实,那是相当的残酷啊~ 我耳机里唱的歌,从没听出过歌词。奇怪在闹哄哄的大街上,我居然一字一句的听得那么清楚: “鸟儿,全飞向南方,我不是鸟儿不需要南方。树叶,都面对着阳光,我不是树叶不需要阳光……火车,已驶进了站台,我不是火车不需要终点。雨水,已经打湿了衣裳,我不是雨水不需要待在天上,我不是雨水不需要待在天上。”

           大胆爱,大胆被折磨。加油。

           感谢谢晋导演,祈愿安息。

           高调展示分会场:http://clytiekui.blogbus.com/ 别又说我偷偷摸摸的~~

           All is O.K.

  •        我发现,我一在家外面就阳光灿烂。计划出游准阴天。

           那我也在家。天气再好也不关我事,我要睡觉,睡觉!

           疲倦的一周。大概说了有上万句话吧。又冷又累,身心俱疲。

           我想让自己累一点的时候,总是没事做。需要空闲时间的时候,又总是忙不停。这跟上面的第一句是一个意思。

           博客背景音乐里的纪如璟哀伤地唱着:“我的生活和希望总是相违背,我和你是河两岸,永隔一江水。”她唱得太可怜了,还好我不需要可怜。

           睡了一天。傍晚在网上无所事事,无意中读到金子美玲。这个七十多年前永远停在27岁的日本女诗人,写出如此让人心疼的句子。于是我被她感染着,暂时忘记了疲累。

           摘抄分享:
           《莲与鸡》:从淤泥里,开出莲花。/做成这件事的,不是莲花自己。/从鸡蛋里,孵出小鸡。/做成这件事的,不是小鸡自己。/我发现了,这个秘密。/发生这件事,也不是我的错。
           《金鱼之墓》:阴暗,冷清的, 土里,/金鱼在望什么?/望着 夏日池塘里水草的花上,/摇曳的光影。/静静的,静静的,土里,/金鱼在听什么?听着 轻轻经过落叶的,/夜雨的脚步声。/冷冷的,冷冷的,土里,/金鱼在想什么?/想着 在鱼贩担子里认识的,/很久,很久以前的,伙伴。
           《积雪》:上层的雪,很冷吧。/冰冷的月亮照着它。/下层的雪,很重吧。/上百的人压着它。/中间的雪,很孤单吧。/看不见天也看不见地。
           《我寂寞的时候》:我寂寞的时候,别人不知道。/我寂寞的时候,朋友们在笑。/我寂寞的时候,妈妈对我好。/我寂寞的时候,菩萨也寂寞。

           不继续了。电影频道今晚的电影要开始了,《查理与巧克力工厂》。我还是决定重温。不仅仅是迷恋一切波顿导演下德普演的怪人——人总是需要些温暖和甜蜜的,尤其在充斥着令人厌烦的蠢事的时候。不是吗?just like chocolate。

           All is O.K.

  •        我从来都不喜欢甜腻的东西。这个下午,却被这小半袋牛油曲奇搞得心情happy起来。真是奇妙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   今天自然是一整天假啦,只不过被我睡去半天。

           就不出门了吧。难得放松一下,关了电视远离电脑,听听音乐翻翻书。

           蔡康永说:关掉电视,打开情怀。

           文字真是有比电视更杀人于无形的魅力。譬如那个让我哭啊哭的某剧,可是某人演得自己哭得抽筋儿换来的。但换在书里,一句话:“温和而坚决,像是不可阻拦的潮水。”立刻让我心跳过速了。令人着迷的比喻句啊。

           哈哈,我有点儿故意了。陈冠希当年有一首叫做《故意》的歌,听过没?知道怎么唱不?

           思路走太远了。曲奇饼干都见底了,才突然觉得有点儿腻人,跑去泡了杯红茶。我珍藏的有正宗的安徽祁门红茶。热天过去了,我又能一杯接一杯的喝红茶了。

           独自一人在家下午茶,也是种自我安慰的惬意吧。

           All is O.K.

  • 很想做一个放电影的。以我了解结局的姿态,俯视你们的悲喜。——曾经的小葵

           有次跟老爸聊天,说起久远前的梦想。我说我曾经很想当个放电影的。像头几年流行复古的时候,我们小区里常常在盛夏的夜晚拉起大幕放的露天电影。也没个固定的时间,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来。于是我们都盼着他来。或者像电影院里那个神秘小窗口后面的放映员,俯看下面黑黢黢脑袋们,然后在镜头前放张小卡片:××号放映员为您服务。

           似乎老爸是说了些什么。忘了。就记住一句:他说他年轻的时候,曾经想当邮递员。

           现在我突然觉得,其实我们俩的想法有些暗暗的一致性——被人需要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   P.S:又下雨了。在车站为个陌生的姑娘撑伞。她说谢谢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雨一直下。红糖姜片水,取暖中。

           又及:关于德国跟拜仁的小心情,心照不宣。

           All is O.K.

  •        理论上说,不管哪个城市,异域风味的餐厅应该特别火爆吧,人们不总是要尝试新鲜和与众不同吗。搞不懂为什么在北京,这个北京菜的饭店也这么热闹。这个世界又流行怀旧了,大概。

           四方桌,长板凳。我们一家三口,一桌子的菜摆得快放不下。好极了,我能点出老爸爱吃的菜。我们都笑笑的,碰杯,夹菜,聊天。这是两年多前我多企盼的画面……想想,两年也一晃而去了。那持续的一段时间里,我常常一个人看这个动画,然后偷偷地哭。

           小时候我是那种跟屁虫型的小孩儿。我就是爱跟在老爸屁股后头,在厨房里转,在院子里转,在胡同里到处转。有一次,老妈正做饭发现没酱油了,支使我爸去买。那年头的商店都关门早,我爸一溜小跑赶着去,没发现跟在后边的我。他前脚走进店里,后脚门就关了,我迈着小小急急的步子,被关在了门外。老爸买了酱油从另一个门出去了,我自然不知道……我甚至根本没来过这个副食店,我发现周围的静物从哪个方向看去都一样的陌生——我就这么被丢了。几个小时后,爸从一个好心的奶奶手里牵过泪眼婆娑的我的小手。那个陌生的奶奶拉着我一直在路口等,似乎还好生数落了老爸一顿。我其实并不觉得害怕,我哭是因为委屈。你怎么能丢掉我,你怎么能没看到我。爸一把抱过我,我就伏在他肩头,嚎啕大哭起来。我知道了,这个对我如此重要的人,我不能离开的人。那年我三岁。

           多年后的一个忘了具体时间的夏夜,我跟老爸在带着凉意的晚风中散步的时候,不知怎的又提起这件幼年的糗事。我突然问了一句:“爸,如果那天没有那个好心的奶奶,如果你没走到那个路口,你说,会怎样?”老爸低低的声音在旁边响起:“不会的,我会找到你的。”在清凉的夜幕的掩护下,我的眼泪滑下来。

           我的爸爸不是严父型的那种父亲。直到我的中学时代,他还每天吻我的额头叫我起床。即便大学之后,我还时不常蹿上他的后背。事到如今,我仍然喜欢跟在他后面,他大大的步子,我需提速才赶得上的步子。我试图期望过什么人代替他做这些事,呵呵,真傻。

           阿雅的《感谢》,是写给爸爸的歌。她这么唱到:“一个比我还爱我的人。”可是呵,我爱你也要胜过于爱我自己。

           父亲节快乐。

           又及,Oli,生日快乐。

           All is O.K.

          

  •        给铮铮的生日礼物。她昨儿个收到了,我现在开始念叨,这一路折腾。

           礼物没什么特别,一张CD(其实是两张是吧?)一本小书。我去了一趟书店,没找着。我是本着速战速决的想法——不找了。翻了翻卓越,下了单。同学们啊,我这种一贯现上轿子现扎耳朵眼儿的主儿,6月9号需要的礼物,5月29就下了单,这已经够前所未有的了。我还琢磨,这要是过两天我就拿到了,离9号还这么长时间,我肯定得忍不住想拆开那CD看啊。

           过了两天,真来了。电话来了。卓越的某速递公司,告诉我一特不幸的消息:我订的东西在送货的路上被偷了。不知道哪个没心没肺的速递员,上楼送货,其他货品就留在楼下搁着,等下来一看,没啦!电话里那大嗓门跟我说:“一会儿要是还有人给您送货去,您就先别收,您让他给我打电话,跟我联系,我到要看看这人是谁……”他还想看看这人是谁!我说:“您那意思这小偷一会儿还会给我送货来?!”“呃……万一呢……有可能……”我说您歇了吧,我可没义务帮您抓小偷,再说也没有那么二的小偷,您就说怎么能让我拿到我订的货吧!电话那头还真没含糊,直接说:“那您只好重新下一单,这单就算我自己赔了……”多新鲜啊,不然还让我赔啊?!

           31号第二次在卓越下了订单。但不知道怎么搞的,这次一下就等了好几天,打电话过去问,说是这一单是从广州发的货,最早要6月4号才能到北京。北京没货了?怎么又跑到广州配货去了= = 不知道这次为什么这么倒霉,赶上这无良速递公司,4号一到我就开始打电话催,回答的都一样,帮我催,就是不见有人来。后来我彻底放弃了,不做任何挣扎了,反正你早晚得给我送来吧。

           6月7号。换新工作的第一个周末我就加班(赶紧着慰问我一下啊~),上午接到老妈从家里打的电话:卓越送货的人来了,老妈给他开了楼下门禁的锁,但是20分钟了,就没见有人敲门!这太诡异了!就是说这人进了楼门就没了!我真要往灵异事件那儿想了~我觉得我要疯了,怎么全让我赶上了!一直到下班回家,我查了电话号码,准备新一轮质问……我实在疲于跟速递公司沟通了,那大嗓门加听不明白的重口音加时断时续的手机信号——我身心俱疲了,直接打给卓越客服。卓越客服是一如既往的和风细雨,不光态度好,声音还好,当然我不能因此就消停了~我就跟个怨妇似的叽里呱啦讲了一大通,都没容对方插嘴,等我停下了,电话那头又忙着道歉。我说行了,您赶紧给我核实去就行了= = 气都撒这客服GG身上了,不好意思哈^^ 三分钟后,一个大嗓门又来电话了,说上午货就帮我送到了,有人签收还给了钱,喏,单子还在我这儿呢,签收人叫XXX……嘿!见了鬼了,还说的有鼻子有眼儿的~ 我说不行你赶紧再过来一趟,你给我指指你倒是送到哪家了,谁给的钱!20分钟,这个粗心小伙儿来了。说他粗心真是一点儿都不冤枉,到了我家门口就辩解说:“诶,我上午就是送你们家了啊,有一个年轻的,男的,给我签的字,钱还在我包里呢!”嘿,我这爆脾气~ 我老爸可在我边儿上呢,幸亏上午我妈在家能做个证,不然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~“别胡说八道了啊,我们家哪儿蹦出来的年轻的男的啊!你再好好看看是送的这家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 我讲得都累了。直接说大结局:这个二百五速递员,楼下门禁摁的11层,进了电梯就摁成12了!直接送我楼上去了,那家正好只有本家女孩的男朋友在家,还以为是女朋友订的,就签收给钱了。…… 我真是无语问苍天啊,这么些个囧人囧事,怎么都让我碰上了?!

           那啥,你们听过一故事没有?说有一小朋友送给她老师的节日礼物是一只硕大无比的海螺。老师问,从哪儿来的啊?小朋友说去海边捡回来的。老师老惊讶了,因为海边离学校要走几个小时的路啊。老师说,太不值得啦。小朋友说,不会啊,因为走路是礼物的一部分。亲爱的铮铮同学,我以上的全部折腾,你就权当是礼物的一部分吧。= =

           现在我是落下卓越恐惧症了,除此之外,

           All is O.K.

  • 诶哟,我烦~ - [我絮叨你介意吗]

    2008-06-03

    Tag:
    我又抑郁了~
     
    我觉得我有上班恐惧症。
     
    大概应该说是新环境恐惧症。
     
    有时候我还真有点儿像许木木。
     
    可能这是我一贯行径。先想像得足够糟糕,然后发现,还好。
     
    不管怎样,天生慢热,让我觉得所有的开始都好难。
     
    其实你们说,承认害怕和畏难,也算是一种勇气吧。尤其对向来塑造自己强大形象的我。
     
    所以我是有勇气的,所以我依然强大。谁扯我后腿我抽谁!
     
    好了好了,别烦我!我又不是许木木,我也不指望有个史班长。
     
   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。一切烦躁都视同于反动派。
     
    All is O.K.
  • - [我絮叨你介意吗]

    2008-05-02

    Tag:
           “佛并不为我们夺回我们失去的,佛只教给我们如何接受这失去。”
           我最近的阅读和学习,让我觉得有幸福感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请移步首页看图听歌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我真的特别累,什么也不想听。别跟我说。别提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All is O.K. 不要质疑这句。小葵合十。
     
  •        是太容易,不够刺激?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是逆转上瘾了?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唉~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这是我第一次,在比赛中,做了祷告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半分钟后,托尼打进第2球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当然我的祷告只能说明我害怕,你们是英雄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感谢里贝里感谢小波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感谢托尼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感谢你,Oli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感谢每个人。尽管你们差点儿把你们的队长抱死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继续,一起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All is O.K.
  •        我觉得我特纠结。

           每天早上起床后的第一个念头准是:今儿晚上一定要早点儿睡!

           结果当天晚上依然不肯早点儿爬上床。

           昨天我又在该睡的时候才开始看片,蓝莓之夜。

           当时一直想自己一个人去电影院看的电影。不去电影院也无所谓,总之不许有人跟我一起看。

           实话说,我到跟片子里那个警察挺有共鸣的。天天下决心戒酒,天天宿醉依然。

           这还的确是我在《leon》之后第一次看见娜塔莉·波曼演戏,那个嗜赌的短发姑娘,我只能说,她还真适合这种角色。

           加分的部分:
    1.“蓝莓派没什么不好,只是没人想到要点它。”这怪不得蓝莓派,也怪不得客人们……我突然模糊地想起,我好像在多年前,曾经喜欢过蓝莓派?
    2.去某个未知的地方,然后寄一张明信片给你。不留地址,因为我也不久留。我记录心情,单向地跟你说话。然后换一个地方,再寄一张。
    3.音乐还好听。

           减分的部分:
    1.片是好片,可怎么觉得要是里面的人是东方面孔,情绪就更顺了。
    2.我不喜欢裘德洛。(裘德洛没什么不好,只是我不喜欢。别怪裘德洛,也别怪我。)

           说完了。今晚什么都不看了。我发誓我得早睡。……我发誓我能早睡。

           All is O.K.

           PS:顺便提前祝小米生日快乐。All O.K. is for you.

  •        我去通道另一头的邮局,路过那两个旁若无人唱着的男孩儿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回来的时候,我买了两瓶绿茶,放在他们脚边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我真的听了。你们的歌让我放慢脚步了。我曾经也为这样的歌激动过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     不是施舍,我们不配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其中一个男孩抬头跟我说谢谢。我看见闪着光的眼睛。比很多屏幕里、舞台上的眼睛都要亮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我想另外的那个根本没看见我。始终闭着眼,忘我地吼着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那就继续加油吧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All is O.K.
     
  • 读情书 - [亲爱的读书计划]

    2008-03-21

    Tag:
    【不管怎样,我还是想找一个男孩,他会削苹果和种向日葵,会写好看的情书。——张悦然】
           关于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爱情,请允许我举出这个例子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3月5号看电视里的纪念专题片,正读着一封邓颖超写给周恩来的信。
    鸾:
           抵杭已一周,……,良辰美景,易念远人。特寄上孤山之梅、竹、茶花、红叶各一,聊以寄意,供你遥领西湖春色也。……,我远在西子湖边,你应自知珍重。就寝时间之公约,实行得如何?念念。
           纸短情长,就此打住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凤 三月三日
           字,总是更能传情。好说不好说的,说得说不得的,换成纸上的字,就都那么顺其自然。我喜欢那个年代写字的方式,跟平常说话总有些分别的……对的,应该有分别的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从豆瓣搜出这本书来。我没抱希望,可居然卓越有货。98年出版的。新买来的书打开就泛着黄,这事儿也很少发生吧,装帧和字体,都透着无法避开的旧意。然后我找到上面的那封信,在书里,后面是回信,还有回信的回信。
    超:
           西子湖边分来红叶,竟未能迅速回报,有负你的雅意(这句!我立刻就中招了~)忙不能做借口,这次也并未忘怀,只是懒罪该打。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周恩来 三月一七日
    来:
           不像情书的情书,给我带来喜慰。回报虽迟,知罪免打。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超 三月二十三日
    超:
           昨天得到你二十三日来信,说我写的是不像情书的情书。确实,两星期前,陆璀答应我带信到江南,我当时曾戏言:俏红娘捎带老情书。结果红娘走了,情书依然未写,想见动笔之难。……。忙人想病人,总不及病人念忙人的次数多,但想念谁深切,则留待后证了(这句要是放在现在,也能算上“花言巧语”了吧,呵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周恩来 三月三十一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书很薄,信也大都不长。但两个人的感情淡雅却深厚,严肃也浪漫,于此,可见一斑。在这个少有情书的时代里,就读读这些旧情书吧,读读旧感情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顺便。知不知道周恩来的告别仪式上,邓颖超写的挽联内容?“悼念恩来战友,小超哀献”。爱人同志(非现代意),真美好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All is O.K.
          
  •        这几天晚上下班的时候,地铁出口外的那块天空,每天都要比前一天更亮一点。白天越来越长,气温越来越高。耳机里单曲循环地播着一首歌,一路听到家,竟然汗津津的。我知道,这个冬天又要退去了。而我却史无前例地仍沉溺在冬季中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大年初三,在瑟瑟的公园里,一只野猫溜出来觅食。不怕人,允许我蹲在旁边看它。矮树下有人放着食盒和水。“你也不让让我。”很尴,猫咪连头都没有抬。其实以前一度畏惧猫咪的冷静,和看穿一切的神情。我为我的变化感到……惊奇。“嘿~ 等我时机成熟能养你的时候,带你回家啊?”这下猫咪瞥了我一眼,不屑的。它吃饱了,头也不回地径自跑开了。表白被拒,可我笑得很开心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13号收到水块同学的明信片。陌生的名字,这令我更感激。摸着那个模糊的邮戳,勉强辨出这三个字来,哈尔滨。水块同学写道:“我要告诉你的哈尔滨是,这里一直很温暖。”这句话配着明信片上白雪茫茫的画面,有些轻微的感动。是一种没经历过冷就不会了解暖的感动。我很感谢水块同学,还有从广州寄来哈尔滨太阳岛公园的橡果同学,感谢你们告诉我哈尔滨,让我在无法抬腿就出发的现在,先遥远地爱一下。
           请直接从日志页进来的同学们从首页看置顶画面,以配合上面的字。顺便听歌。
    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 攻必克,守必坚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All is O.K.
     
  •        这是公司搬家的第三个礼拜了吧……我终于借着元旦假期,回来写几个字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我的座位依然不能上网,我只是每天一次在同事的电脑上收发必要的邮件。每天我都能收到来自space加我好友的邮件,偶尔还有陌生人来发的消息或者铮铮骂人的话;每天我还是收到同好们的明信片,他们还是喜欢在上面画个小葵花,或者写几句温暖得让人想哭的话,即便我很久没发过一张明信片给他们了。其实这比安静更让人觉得惭愧——怎么没人认为我有可能就此再不出现吗?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很累。要比以前早起一个小时。我终于知道,在地铁里睡着了,是这么个感觉。搬家后的时间里,事情一向很多,每天觉得终于能在椅子上坐定的时候,基本也就是下班时间了。也许以上的话应该用来表达我近来的憔悴,但奇怪今天跟以前隔壁分公司的同事会餐,她们反而说我气色变好了——我发誓我不是那种需要忙碌来滋润的变态人种!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上下班,新路线。
           每天在公车上能路过kid家的小区,我很想从她家门口寄一张明信片给远在无锡的kid,问她是不是能嗅到些亲切的味道。
           地铁5号线,雍和宫站的大红柱子旁,我看见一个擦身而过的姑娘系着一条格兰芬多的围巾。我还回头看了一眼上面那只张牙舞爪的狮子,然后想起的却是某个清瘦、安静且善良的教授。
           必经的地下通道,几个小贩长期摆着书摊。内容基本囊括了“扫黄打非”中所有需要查缴的种类。其实我到更好奇他们猛然从长时间昏暗的地下上来的时候,是什么感觉。也许他们本身就不喜欢光。
           然后看到“鸟巢”,我就到了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假期真好。三天半可以小休息一下。我的半天已经用完了,干了一些早就想干的事,顺便送了元旦礼物给自己。包括一些书,几张碟,以及以下这个替换本命年红手链的新玩意……
      新手链
          我依旧走着隐晦路线,并且该路线得到了小米的认可。^^
    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All is O.K.
     
  •        题目用了某个人的名字。只是借用一下,无它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在那个号称九年来最大的一次圆月的那天晚上,我发短信给一些人。我告诉他们大月亮的事情,因为当时我就在月亮下。有人回复,有人安静,铮铮还说了句肉麻的话,让我麻到现在。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去看了月亮,其实那一点不重要。就像后来愈演愈烈的流星雨一样,错过了没什么可惜。你们的反应才重要。包括追问的和安静的。每个反应都好,让我觉得有趣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在那个号称九年来最大的一次圆月的那天晚上,我终于读完了《没有画的画册》。和月亮聊了三十三个晚上,安徒生也累了。在这本书里,安徒生不是带着礼帽穿燕尾服的说故事的人,他只是个孤独的,谦卑的,略带胆怯的小孩,他听,听这城市里他唯一熟悉的朋友,月亮,说的故事。五月天那首歌有句怎么唱来着:“像诗人依赖着月亮。”我好像有点儿能体会这月亮的非凡意义了,我甚至想为这本书添写一章,“第三十四夜”。安徒生的笔触很明显:月亮看到的,只能是一种略带忧伤的美好。这的确像诗人,不过我是旁观者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这本薄薄的小册子,几乎一半是画,我却用了太长时间。现在的季节,没什么能比得上坐在暖烘烘的大床上捧着一本喜欢的书了,可是最近似乎忙得也很少这么做,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。就比如早上飞快地走路为了赶着上班别迟到,下班后,从单位到车站这一段飞快地走路,为了别让肖阳等太久;下车再到家这一段飞快地走路,为了别让家人等太久。但是我经常不跟肖阳同路,也经常没人等我回家,可是我还是飞快地走路,也不知道自己在赶什么。也许是我习惯了,忘了慢慢走是怎么回事了。于是最近常问自己的问题是:你到底是有多着急啊?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古人的诗词歌赋,我最爱唐诗。唐诗中,最爱李白。李白的诗,最爱这一首。非常爱。虽然这次跟月亮无关。感谢梅同学帮我拍下它。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陶然亭
     
  •        我又看见乌鸦了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总在这个时候,天快擦黑儿。一大群,几百只,也许有一千只。自东南向西北,飞过我的头顶。觅食。庞大的队伍,没有叫声,没有拍打翅膀的声音。安静。如果你刚巧在这时抬头,那画面足够你讶异。
    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 我不信什么所谓乌鸦的预兆。人类常常过于一厢情愿了,没发现乌鸦对我们的好恶全然不在乎。如果你没近距离地观察过一只乌鸦,那就信我吧:它是一种美丽的鸟。停驻的时候,身姿很英武,有点儿像一只鹰;振翅的瞬间,翅膀的形状很好看。我喜欢这种鸟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东乌西兔。怎么我喜欢的东西大多跟太阳脱不了干系~ 我印象中,以前上小学必经的路口,有一棵很大的榕树,在黄昏十分总是停着一大群乌鸦,一动不动。就在太阳落山的一刻,突然像得到命令似的,呼啦啦一齐飞走。然后你才明白,那之前的一动不动是等待的姿势,等待那个无声的命令。“没人说的清乌鸦和太阳的关系,就像没人能说清狼和月亮的关系一样。”每当我描述这个画面的时候,都会用这句话作为结尾。可是多年之后我又路过那个路口的时候,发现那棵树远不像我印象中的那么高大,甚至它根本不是一棵榕树。乌鸦,一只也没看到。我一下也说不好是因为记忆的偏差,还是根本就是我的想像而已。无从考证。唯一能证明的是:那时候的我一定是个怪小孩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所谓乌鸦的美丽就是……绕开别人的意见,自己发现的美丽。像乌鸦一样美丽。
 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  另外,《珍藏拜仁》我买着了。向你们汇报一下。
    除了那个让人脸红的海报之外(呃。。展开的时候脸确实被映得很红,嘿嘿),你们有没有留意角落里这个小标记?
    Mua~
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 自打包子同学告诉我,杭州那个叫“葵巷”的地方,几经辗转,我终于收到了盖着这枚邮戳的明信片。感谢fashion。一共盖了三个也没见清楚到哪儿去,这邮局的确该换邮戳了~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我没去过杭州,印象里它是那种总可以入诗入画的地方。西湖畔断桥上借伞挡雨,听着肯定比穿胡同儿躲大风大泥点子有味道。无关风月,我们只说景。不过提到南方,我向往的全然不是那些大风景,眼前出现的画面都是那种湿漉漉的悠长的小台阶。大凡旅游城市都有过度开发的通病,也常听有人说杭州也不再是之前的杭州了。我一向也是在这话之后跟着叹气的腔调,可是前几天我看到有人这么说:不论北平再怎么改变,真正的北平人还是能够看得到他们的北平(大意如此)。感谢他的点拨,我想这句用在杭州身上亦可。北京的“百花深处”以前是真的种满了花儿,那么杭州的葵巷是不是曾经也种着向日葵?我希望是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另外这一枚是地球的小孩学校附近的地名,“留下”。我还笑问她是不是去了那里的人后来就真的留下不走了,呵。这地名,好像是个邀请。你猜我会不会也在哪天心血来潮就逛啊逛到葵巷,然后就此留下,再不回来了?老实说这想法其实不坏,只是我怕我到时又要思念胡同儿里那大风大泥点子了。

          一个地名也能想这么多,主要还是因为……没去过。= =


  •  
    圣城。耶路撒冷。

    注定被争夺,麻烦中的麻烦。

    从信箱里捡出它的时候,我扬了扬眉毛。

    为什么我们如此好奇?

    为什么?

    哭墙前面,一脸茫然。

     “外人看我们永远在战争与冲突之中,这是你们从外面看。从里面来看,我们和你们、和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没什么不同。我们也关心的是薪水好不好,怎么才能找到一个相爱的人。”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以色列女作家沙莱夫

    PS:以色列的航空信件标志,是一只会飞的小鹿。

  •        奇幻的文字,熟悉又陌生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贝壳和海,异域的味道从字里渗出来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一直以为,生活在内陆的小孩,应该对不一样的环境状态有些好奇的渴望。可我好像从没有对海有过什么主动的向往。那天在餐厅,Andrea指着餐桌宣传卡里面一个“每”字问我,“海?”我笑得什么似的,掏出笔在上面加了三点儿然后说:“现在是‘海’了。”我们还是比较爱自己身处的状态,像Andrea不止一次问到哪儿能看见beach(然后我一竿子给人家支使到海南去了= =),而我却在为数不多面对海(或者只是大一点儿的水)的时候,有种不可名状的窘迫和不自然,即便学会游泳,也仍觉得永远不能获得如同鱼类一样的从容(这好像是废话)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陌生的是异域,熟悉的,是张悦然的笔触吧。我已经不处于愚忠于某个人文字的阅读时期了,所以现在仍然追随的,皆发自内心。我喜欢她描述这种近乎疯癫的决绝和执着。因为……我也是。她的字总是给我启发。
     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记忆真的可以依托其他去贮藏吗?我记得我曾经羡慕过邓校长的冥想盆。不过这个贝壳的故事更为凄美,它们散漫地收藏人们的记忆,需要我们不停地寻找。记忆如此之美,值得灵魂为之粉身碎骨。可是残酷啊,粉身碎骨之后终于找到了,却是一场虚无。其实是否虚无又真的有区别吗?我们早已陷入寻找本身,欲罢不能。不难发现,我常为这种感情着迷,当然我只是乐于描述,坚决不准它发生在我身上。
     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繁复的爱。无论真相如何,我履行我的誓言,因为那是我自己的爱。
  • 很久前我看电影《龙猫》,在这个车站镜头出现的时候,想起你。
     
    雨夜,女孩在黑漆漆的公交车站,等着匆匆离家的爸爸回来。
     
    惶恐、害怕,和远处黑成一团的路,看不见希望。
     
    可是然后,龙猫出现了。
     
    一本正经的样子有点可笑,安静的站在女孩身边,等它的车。
     
    由此,这个车站不再是可怕的。
     
    我一直觉得,你就像是那只龙猫,尽管你抱起来肯定没有它那么温实。
     
    当我在黑暗中手足无措的时候,你出现,站在我身边。
     
    也许你并不很了解我的心正在怎样糟糕地跳动着,但是你顺便带来的光,照不到远方,至少照得见我。
     
    所以你不知道,你出现,就是给予我的最大帮助。
     
    你在那儿就好,胜过你去为我做任何事。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手艺还不太好,这勉强可以算作礼物。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近一直忙忙碌碌的,也许你认为我忘记了:呵,生日快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