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——给我的队长,祝你生日快乐。图像-10
    图像-11
    图像-12
  • 悦然纸上。
     
    等你很久了。
     
    记忆如此之美,值得灵魂为之粉身碎骨。
  •        我不得不说,这是一次特别的阅读。由于一个先入为主的理由,我常常在阅读中找不着自己了——我总是不自觉地假想站在某人的角度:噢,读这段话的时候,你一定频频点头……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正如小米说的,我并不喜欢当中说教的口吻。但故事毕竟是故事,我宽容一切表达。唯一令我不满的,反而是中文版的代序。序文很长,可是越后面味道越不对。我一向不喜欢出于抬高一个人的目的而去损毁另一个人。不同作家,自然有各自的风格,如果这也能成为比较优劣的原因,我到真想问他能再狭隘点儿吗?这样的论述实在没有说服力,老实说这要是我在书店随便翻起的一本书里的序文,我一定立刻厌恶地丢下。……即便我说喜欢科埃略,但心里仍有比他位置更为高深的作家们,比如博尔赫斯。作为一个博尔赫斯的研究者,这个序文作者的论调有种说不出的小气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扯远了。回归。关于梦想,我已经很少涉及这个话题。我肯定我是有梦想的,但和这个牧羊少年相比,我想我与斜坡上的那个水晶店店主更为相像。我犹犹豫豫,裹足不前,面对梦想我更畏惧失望,然而在我患得患失的时候,牧羊少年已经上路了。我为你而骄傲,你为我的水晶店带来了生机,你知道我不会去麦加,正如我知道你不会回去买羊一样。亲爱的,你明白我意思吗?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一次一次,不断的,不同的经历,这就是生命。经过平原,经过沙漠,遇见指引,遇见等候,然后依然坚定地走在通向梦想的路上。因为即便得不到宝藏,至少能亲自站在金字塔的面前。它壮丽得让人感动和哭泣,即便没有宝藏。
     
 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  摘录: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炼金术士的话语仿佛是一个诅咒发出了声音。他弯下身,在沙地上捡起一个贝壳。

           “这个地方从前有一天曾是海洋。”炼金术士说道。

           “我已经注意到了。”男孩回答说。

           炼金术士让男孩把贝壳放到耳边。小的时候,男孩曾这样做过许多次,这一回他又听到了海的喧闹。

           “大海继续留在这只贝壳里,因为这是它的天命。它永远不会离开贝壳,直到沙漠重新被海水覆盖。”


  •        大幕终于缓缓落下。我虽然不在幕前欢庆,可也不是躲在角落里偷偷哭泣的人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话一出口,不知怎的,泪还是落下。不是因为嫉妒,也不是失望。我只是觉得累了,想要休息一下。沙拉盘就暂时让你们保管。好好的,别弄脏了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再见。是的,我当然期待着再见面,不管此后你们胸前是否还印着拜仁的名字。一起痛过笑过,我知道那名字在你们心里已经没法抹去了。因为我也一样。“体面的结束”,真的应验了。很好,最后留下的,都是笑容。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 原谅我一说到离别总是不够干脆。“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”,每次听郑钧唱起,我都鼻子发酸。但这与悲伤无关,我已经足够幸福了。无论如何,我都觉得自己是个有福气的人。总是在需要的时候,遇见一些人,不计回报地给予我关怀。而你们的关怀,甚至你们并没有意识到。我将感恩戴德,我将不离不弃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就这样。休息了。For All My Love.一切O.K.
          
  •        有个故事是这么说的: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一个开长途汽车的司机,每次车路过公路一处的小房子前,都有个五、六岁的小女孩,穿着红红的裙子跟他招手。公路是笔直的,漫长的,无聊的,沿途没什么景致,所以小女孩渐渐成了司机唯一期盼的风景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车行至快到小房子的地方,司机就会开心,搜寻着那个红红的小身影,虽然只是那么几秒钟,竟能消除一路来的疲劳,整个旅途也因此变得没那么无所寄托。如果有天没看到那小女孩,司机先生还会有隐隐的失落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后来,这个司机突然觉得应该跟小女孩打个招呼,亲自说声谢谢,感谢她消磨了自己无聊工作中的烦躁情绪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这天,司机带了个小玩具,在看见红裙子小女孩的时候,他停下车,径直朝她走过去,递上那玩具,想跟女孩说说话。谁知道小女孩一下子吓哭了,抹着眼泪喊着妈妈跑回家去了。司机先生觉得一阵难过。从此之后再路过这条路的时候,也再没见过那个女孩。他觉得,如果是这样,他宁愿不去打那个招呼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我一直觉得,这个故事是告诉我们:美好只能远观,靠近破坏美感。比如相见不如怀念,比如人生若只如初见。但也可能这只是结局的其中一种,又或者小女孩会因为司机先生的举动跟他成了忘年交也不一定,从此那小房子还成了他旅途中的驿站。……会有这种结局吗?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我承认我总是想得太多。我思考得很认真,上帝又裂开嘴笑了……那就让他尽情地笑吧。
     
           还是想问问,所有听了故事的人,换做你们会怎样?要么更美好,要么变糟糕,是不是这样?
  •        那天我在msn的签名里开始了60星期的倒计时,没一会儿,我看见小米的签名里多了一句“跟着小葵算时间”。我没说话,她也没有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每个经过我身边的人,都会侧目瞟一眼我面前的红豆汤和一屉小笼包。在午餐时间热闹的茶餐厅里,我看起来像个吃早点的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夏天好像是在某天突然来的。清晨猝不及防的那道阳光,像给予我的催化剂。我突然想起豆瓣里那个叫做“限量版夏天”的小组来了。感谢夏天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 我发现我依然需要。我希望有欢喜,即便知道得先经历悲伤,我也希望有。我有执着,有梦想,有欲望,有所求。当我喊着“绝望”喊得最大声的时候,自己都没听见藏在那里面的“希望”。有些事我始终不能无所谓,有些事我始终不能无动于衷。我笑得出,也哭得出。紧张、激动、好奇、愤怒……我的情绪还是这么多,如果我要去出家,还是会被轰出来……多好啊,我爱红尘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我为曾经想逃避而道歉,觉得害怕受伤索性就不做期待。其实我期待,只是不承认。如果难过,如果不快乐,就抱着期待继续吧,因为那是幸福的前奏。因为一道阳光,我豁然开朗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 “比想象的需要你。”说这句话时,我相当认真。
          
  •        本想在遇罗克之后,做些放松的阅读,有些早已做好准备的小说们,在书架上哀怨地看着我。因为我又临时改变的决定(这充分说明我待读的书太多了,这个月要是再敢去书市,自己都不原谅自己),让《炼金术士》先来加个小塞儿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 具体加塞儿的原因,可向小米询问,我权当做跟她来个遥远的呼应。保罗·科埃略,这个被代序者称为“狂放似桑巴舞者,骁勇如足球先生”的作家,你不难猜出他的国籍。我起初的喜爱,小米目前正在读着。随后我了解到一个品味上的暗合,这让我意外的同时,决定继续阅读这个褒贬不一的巴西人的文字。
    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 无论如何,跟小米这种呼应的阅读还真是有趣。当然,通过保罗·科埃略我们想去寻求的,远远超越了文字本身。
    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 放羊的小孩等等我,一起上路!
  •        昨天凌晨,在床上看书。阅读的速度很慢。我总是很努力地去揣测作者那些句子的意图,尽管并没有谁会给我什么正确与否的标准。将近3点的时候,我突然听到细细碎碎的雨声,起身去看了一下,窗户已经被雨点儿弄得模糊了。我想起20号好像是谷雨节气,农历这奇妙的发明。我转身关了正开着微弱音量的电视,爬回床上继续。雨声完全可以陪着我,不再需要忽明忽暗的电视。阅读的时光总是很舒服,别去想深夜不眠的原因,因为拒绝谈论不幸福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今天在新华书店里,看见一对母女。年轻的妈妈拿着一本书,正在讲给女儿听,小姑娘看起来三、四岁,样子很陶醉。我走过去说,想送一本书给她们。小小薄薄带拼音的那种,里面的图案风格很可爱,是“农夫和蛇”的故事。年轻妈妈的笑容很美好,还没有说话,小姑娘就用柔软得让人化掉的声音抢下了话,“谢谢阿姨~”呵,我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称谓,并且学会了不去反驳而微笑着说一句“不客气”。我在两个人的一串谢谢声中转身离开,心情是轻微的愉快。别去想送书给陌生人的原因,因为拒绝谈论不幸福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刚才发了一首歌给我哥,孙悦和她哥一起合唱的那首《兄妹》。第一次听见里面的哥哥唱那句“倒霉有个妹妹啊~”,眼泪哗啦哗啦的。可惜我哥不是,没血缘关系,也不在身边。C5开始延播今晚比赛的时候,哥发来询问的短信,我悻悻地说了状况,和一些消沉的话。老哥回说:“我还以为怎么着了呢,比赛不是还没结束嘛,你怎么这么没信心了。”其他一切都别去说了,但我感谢他说这句,“我还以为怎么着了呢~”。很多时候需要一个人,就算我认为天塌下来,他也会轻描淡写地摸着我的头说,“我还以为怎么着了呢~”这个需要不来自朋友,而来自哥哥,亲生哥哥。“如果来生,请让我拥有这样的感情。”今晚只有老哥的短信算是安慰,别去想随后说起的比赛,因为拒绝谈论不幸福。
  • 《玻璃杯》 - [讲个故事给你听]

    2007-03-10

    Tag:
           清脆的碎裂声,杯子被打碎了。奇怪那一刻,我心里不是惊惶失措的难过,居然是种强烈的如释重负。
      
           五年前那个生日,小午送了一只杯子给我。暗纹高脚酒杯,淡淡的茶色玻璃,透明却不透彻。
      像你。小午说。美丽,高贵气质。
      是么,我真的像它那样孤独和冷冰冰的吗?
      “知道吗,杯子代表一辈子,你把你的一辈子送给我了。”
      “啊?我不知道有这种说法……我只是觉得它好看,现在的人怎么总是喜欢搞些复杂的说法……”
           那天,小午离开我家的背影,好似落荒而逃。
      
      是情侣吗?五年,我还是觉得小午好远。我用尽全力的追赶,仍跟不上他的速度。唯一能完全被我掌握的,只有那只茶色酒杯。
      其实,呵护一只酒杯也并不是很容易的事。我看它高高摆在酒架上,会觉得很悲伤,酒杯做出来不是用来摆设的吧?当我一个人想来一杯,就用它来陪我。可是这只杯子太难清洗,怎么洗擦都会有轻轻水印留下。而它又太漂亮,让人觉得容不下一点瑕疵。
      久而久之,觉得很麻烦,把它置之高阁的时间越来越多。几个礼拜去擦一次杯子上的灰尘,总比清洗酒渍来得容易。我想我不能责怪小午,他认为我像那只酒杯。
      
      又一次洗过杯子,放在向阳的窗台上凉干。走神的时候,风卷起的窗帘碰到了杯子。清脆的碎裂声,杯子被打碎了。奇怪那一刻,我心里不是惊惶失措的难过,居然是种强烈的如释重负。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葵 2006.3.31
    【豆瓣·命题作文会小组:http://www.douban.com/group/195238/
  • 远行(修改后) - [韵脚迷恋症]

    2007-02-26

    Tag:
    远行
     
    带着去意已决的坚定
    趁夜色未散去的黎明
    我丢下你们的爱远行
    背囊空空只为脚步轻盈
     
    曾和你走过的热闹风景
    何时起变得如此安宁
    就像曾为你起伏的心情
    如今也终于风平浪静
     
    我想起那风吹过的屋顶
    啤酒的味道让我不清醒
    你说的那些天使的眼睛
    原来只是永不能及的远星
     
    所以雨过了不总是晴
    爱是场难以痊愈的病
    别笑我的远行像个逃兵
    只要脚步不停
    一定为我们的故事  画成一个零
     葵 2007.2.28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越来越不行了,我觉得我已经江郎才尽了。MS以前也写过压这个韵脚的,翻出来看看发现居然有重复用的词了,理没屈,词先穷了。唉。
  •       前面某篇博客里提到的07年读书计划,原说是年后开始,不过意外的提前放假,我守着这一堆新书,每本都忍不住想翻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 OK。开始了。从今天开始,记录读过的书,每一本都会有两篇记录,开始的时候和结束的时候。这不是什么强加给自己的麻烦要求,只是这些书都太好太美妙,我得对得起它们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 好像有不少盼望已久一直想读的书,可是手伸过去拿起来的却是这本《遇罗克遗作与回忆》。说真的,大过年的不该读这么严肃又悲愤的东西,可是,真的好想了解,了解那个我幸运得不曾经历的疯狂年代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 “遇罗克,1942年生,汉族,北京市人。家庭出身资本家,本人成分学生,因撰写《出身论》于1968年1月以“现行反革命罪”被判处死刑(1970年3月5日执行),年仅27岁。”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 我还在研究这书的封面,老妈走过来看了一眼:“遇罗克……这名字怎么这么熟啊……”是么,我以为这应该会是他们这个年纪的人不能忘记的名字。呵,真的是过去得太久了吧。那个年代,那些可笑的言论,连同仅凭着自己微弱能量去抵抗那些言论的人,统统都被可怕的时间淹没了。幸好,遇罗克的文字被留着,我有了了解的途径,只要我愿意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 扉页上,跟遇罗克年轻的面庞相伴的,是他被捕前日记里的一句话:假如我也挨斗,我一定要记住两件事:一、死不低头;二、开始坚强最后还坚强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  阅读开始。遇罗克,一无所知的我将带着敬畏的心情与你交谈。请多指教。
  •       N久没更新。一半因为懒惰,一半因为平淡无事。我一切安好……除了钱包被人偷了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按阴历的话,新的一年还没到,这一个多月就权当是06年的善后和收尾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那么,该干什么呢?
     
          得踅摸个新钱包。这次被偷事件害我元气大伤,丢的不只钱,还有些重要东西……是不是该换个漂亮的钱包转运?哈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嗯……新台灯。我那高级的背背佳护眼灯啊~罢工了。陪着我过高三的,总算有点儿感情,也许我该买个节能灯管儿接茬儿用。读书计划将在明年进行。虽然有点儿难实现,但我希望明年开始能够在十一点按时上床,这样就能每天保证一小时的阅读。一是因为书柜里积压的书太多了(我真不愧是“买书如山倒,读书如抽丝”小组的),再有也因为,实在希望尽可能不要在生活中失去阅读这一项。台灯是必需的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本命年啊本命年。我那拜仁的球迷服也不是哪儿去了,宣传册里小猪穿着傻笑那件。翻出来穿穿。除此之外无非就是红戒指红手链儿红项链儿坠儿吾的……不用太红,低调低调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牙疼得不成了。这回我估计不看牙医年夜饭甭想踏实吃了。事情总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。我一直说觉得这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牙医,他们都是长得青面獠牙的怪兽……这下好了,终于要栽在怪兽手里了。线上咨询了一下,医生说情况最好的话需要500大洋。你们说我用丢钱包的事儿装一下可怜,他会不会给我打个折扣?……算了,还是别招怪兽生气了,只希望他下手温柔点儿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06年。这一年真的很讨厌。我总是想要做一些事情证明给自己看。故意提起以前不开心的事儿,来证明自己是已经释怀的。不吃早饭+献血400CC+大太阳下继续逛街,来证明自己是无比强壮的。我一向懒得跟别人证明什么,不过对自己,总是不放过。变态还真是容易,哈哈,这句是开玩笑的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那天我听到一首歌。“……想捕捉一只美丽蜻蜓,却打碎自己心爱的花瓶,燕子飞回了屋檐下的巢,这一切没有想像的那么糟。每天都要精心的灌溉,兰花却一天天的垂败,清风送来了杏花香,这一切没有想像的那么糟。要爬上山顶去看风景,可走到山腰脚已起泡,停下来在溪边喝一口水,这一切没有想像的那么糟……” 我一边笑一边听完这首歌。呵呵。一切没有想像的那么糟。安好安好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我并不期待新一年的来临,但既然拦不住,我也做好了迎接的准备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顺便偷用铮铮的签名:2007=20+07。hoho~hoho~ 
  •       昨天,寄给晚的明信片上,写着这么一句:
     
          “马上相逢无纸笔,凭君传语报平安。”出自岑参的短诗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偶在他乡的路上遇见回程的熟人,没有纸笔能留下只言片语,只好烦你带一个口信给家乡惦记我的人,就说我一切安好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整个一套明信片,就是因为看见这句话买下的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当我从旧货摊上拣起它们的时候,它们正被夏天的阳光晒得发热。那句话摸在手上也热热的,我心里突然生出些羡慕的滋味来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那个年代,传递消息远没有现在来得容易,是不是这一句“平安”也就比现在来得珍贵?
     
          朋友曾跟我说,想回到古代。我用没法上网来反驳他,可是他却说:“那个年代,自有那个年代的乐趣。”你的话,我总是记得清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。平安保险-马上相逢无纸笔,凭君传语报平安,绘画明信片,诗歌明信片
    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 但愿,晚能喜欢我寄的卡片。
  • 又见1分 - [队长、拜仁及德国]

    2006-09-28

    Tag:
     
    神勇如你,幸福如我。
  • 今天踩点儿 - [我絮叨你介意吗]

    2006-09-15

    Tag:
          CCTV5跟BTV6的欧冠片花,都有一个面目狰狞的队长镜头。这两天一打开电视就看到,每次都要笑笑然后轻轻念一句:队长,呵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现在的我,有着很好的看球心态——输球也不觉得打击,赢球就兴高采烈的。还是得照旧在半夜追着欧洲赛场上的拜仁(插嘴to拜仁:当然我很乐意追逐的场次越多越好,不用怀疑我体力,嗯。),只要求他们带来快乐的比赛就好。就比如看见束起头发的匹萨,进球时候是那么好看;看见由小圣带领我们“参观”的安联秘道(你们说他们是不是跟咱们地道战学的?);看见某个威胁射门被吓得魂飞魄散后,发现皮球被队长稳稳地抱住;看见一脸坏笑的王子把捡漏的天使摔个华丽的狗吃屎;以及看见他一进球,我就觉得世界特美好的小猪。喜欢看见你们,快乐的样子。
 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        今天出门,去找一下周末考试的学校,曲曲折折地藏在小区深处。我突然想起上一次公共考试,发现答题卡涂串行了以后,才想起没带橡皮(=='我对我已经无奈了),后座的男生不由分说掰下半块递我。已经没机会告诉他,其实我已经买了块新的准备还他,怎奈第二堂考试人家已经提前交卷的时候,我还趴在桌上奋笔。呵,擦肩的一个好人,感谢帮助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也巧,我去考场的乘车线路,刚好要在以前高中门口倒车。回来的时候路过天桥剧场,发现德云社的面包车停在路边,大概是今晚有场,呵,不知道郭帮主在不在。
 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        前些天收到小默的信。一些字的最后,漂浮着这么一句:等着你的信。不为别的。只为回你一封长长的信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我想我大概能了解这种表达。就像你寄来的邮票一样,拥有繁复的线条。
      
          BTW,字体很像我的朋友小爽——至少很像高中时代的小爽。
  • 不理会&切 - [我絮叨你介意吗]

    2006-09-01

    Tag:
          公交车上的电视里说,八月的北京有30个蓝天。我觉得她是在骗人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说实话我还没有把它读完。
    送给了一个刚做完骨瘤手术的女孩儿。
    希望你勇敢也快乐。你有个好爸爸。
     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“等我们老了,不再喜欢旅行了,就在这湖边开一家诊所……”
     
     《摩托日记》。想看的原因还是切。好像已经不是以盲崇切.格瓦拉为流行的年代了,但是还能记起大学里阅读《完美的人》,抄下怎样的句子。理想主义者,切。
     
      多谢虫子带我去看电影,好久没进影院。忽略我的迟到。嗯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
  •        起先的想法很简单。只是单纯地想看一场黑白电影。后来,天使出现了。
    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 一度无比虔诚地去相信过一个天使,可随后发现,让我相信天使的人自己却从没信过。由此,事情开始变得无趣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我不再相信天使。安德列,这个矮个子男人,我们的代表:桌子对面的女孩告诉我她是一个天使,我说她是开玩笑,否则就证明给我看。然后她竟真神奇地让烟灰缸凭空升起,让几乎燃尽的烟蒂恢复原状。首先蹦进我脑子里的念头是,NND,这戏法儿怎么变的?!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天使的救赎。引导我们不再欺骗,引导我们忘记绝望,引导我们相信爱。我,爱我自己。天使完成了任务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很难讲安德列爱的究竟是安吉拉还是天使,但故事的结尾很明显,爱人和天使当中,我们需要的肯定不是天使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黑白,天使,爱情,人。我简直要以为自己是在说《柏林苍穹下》了。sigh~ 
  • 尽在不言中 - [我絮叨你介意吗]

    2006-07-21

    Tag:
          一瞬间。措手不及地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有时候,你们是一句话,一个眼神。有时候,你们又是一条短信,一个小动作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然后啊,我就被触动了,心脏啊就像地震那天晃了一下,眼睛就热热的了,热得有点儿要冒汗啦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后来呢,我其实特想说,我爱死你们刚才这句话这个眼神这条短信这个小动作……了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可是我偏偏什么也没说。所以呀,你们都没有感觉,电光石火,我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波澜不惊,顶多轻描淡写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那是怕你们得意忘形。^^
     
          别问我。不会承认的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宁死不屈。
  • 祝,安好。 - [我絮叨你介意吗]

    2006-07-10

    Tag:

          突然才了解到,原来生命是如此脆弱且不堪一击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  说不定什么时候,我就离开你们,或是你们离开我。

          我发誓我会用力保护葵这丫头,我让她好好的,因为我不能让你们难过。

          可是如果是你们离开,我将无能为力。

          焚了三柱香。祝,安好。

  • 生日快乐 - [说给一个人听]

    2006-07-04

    Tag:

          早,生日快乐。 生日快乐。

          前几天的北京总在夜里下雨。

          生日快乐。这次意大利要遇见德国喽。

          生日快乐。有天凌晨四点,我看见那灯还亮着呢。

          生日快乐。我一切安好。 祝你生日快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 PS:你一生日,都地震了。厉害厉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