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这个纪念日 - [我絮叨你介意吗]

    2005-07-07

    Tag:
    经发生的事情,
     
    无论任何人以何种方式,
     
    都无法改写。
     
    再过一些年,
     
    了解了真相的日本人,
     
    也会对他们上辈人今天的行径发笑。
     
    我们是友好、宽善的中国人,
     
   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软弱可欺。
     
    我们可以理性地对待中日关系,
     
    但我们绝不忘记历史。
  • 曾听过的歌 - [我絮叨你介意吗]

    2005-07-05

    Tag:

    准我爱你

    不用一首歌的时间
    我就爱上你
    音乐没停止思念就开始
    如果爱情是个游戏
    我愿输给你
    想不到等待是个孤独的玩意
    我爱你我爱你
    不过是三个字
    简单地认真地
    吓坏了我自己
    没问你就爱你
    我不是最好的
    对不起请你准我高攀了你
    看着你我竟然看不起自己
    遇见你竟没有离开的权利
    有了你之前的爱只是练习
    为了准备更好对你
    两个人抱在一起
    究竟需要多少力气
    上帝都不明白
    我哪里来的勇气

     

  •       想想回家已经五天了,我才想起上网这件事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原来网络是我念家时候的慰籍品,我重回家的怀抱,立刻无情地抛弃了它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,除了我改变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不是我刻意要改变,这些改变没受我的控制,我只是发现了它们罢了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我从不拒绝朋友主动的帮助,但渐渐越来越少开口拜托别人帮助。开始觉得依赖别人是一件可笑的事,不管精神上还是实际需求。我开始抵制能依赖一个人的感觉,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,无论能力范围内外。没什么不能承受的事,所以再不向任何人多说一个字。我无法再认为我对谁是重要无比的人。昨天哥哥又对我说了这样的话,点头的同时我知道我已经很难相信了。无所谓,我一直都认为我只是可有可无并不被需要的人。是你们,是你们硬要我相信我的重要,你们的错。别再那么说来骗我,让我相信以后再想明白,是很难过的事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我的眼泪,开始越来越受环境的控制。有人在的时候,任我怎么伤心也掉不出一滴眼泪。我不控制,我很想当众大哭一场,可它们仍掉不出。奇怪的是,只要我一个人,我频繁地被一些甚至是鸡毛蒜皮引出眼泪。它们没有受我召唤,就不预兆地狂涌。我蒙了,我的泪腺完全不受自己控制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我不享受变化,并不乐在其中。可又不是我愿意的,我也没办法,随你便,随任何人的便。
  • 灰。

    需要眼泪。

    “我坐车去。”

    木瓜奶茶。

    电话。“我……”

    这个杀手不太冷》。

    冰酸奶。

    短信。装死。

    不行。太亮,太吵。

    11:30。熄灯。这下行了。

    等。头痛。

    吐不出来。

    冷水澡。冷得想哭。

    等。还是痛。

    楼道长明灯。写字。等。

    2:30。眼睛开始痛。算了。

    镜子。梳头。比鬼好看。

    躺下。闭眼。舒服多了。

    葵,晚安。

     

  •       昨天。

          一天没课,很努力很努力地抄了一上午公司法,搞定。下午想给自己放个假,好久不去淘碟了……

          我喜欢淘碟的时候,眼前一亮的感觉。本漫无目的,却突然发现找了好久的碟。这快乐要有同样爱好的人才能了解。

          这次的惊喜来得更剧烈,居然被我找到了《维罗尼卡的双重生活》。这电影找了大概有两年了吧,每店必问,每问必无,呵呵。乐得嘴巴都要歪了,一高兴想多挑几张,我让老板拿出装老电影的箱子,开始埋头狂翻。

          这时候店里进来一个女孩儿,问老板说:“我想找两张碟,《北京乐与路》和《碧海蓝天》。”我抬头看了她一眼,这两部电影我都喜欢。听见老板说没有,我又低下头继续翻,听着老板跟那女孩儿推荐着最近正流行的片子,女孩儿说:“我不要这些,我要找文艺片。”我笑笑,心里想着这丫头的电影偏好应该跟我差不多。

          于是我决定搭讪(嘿嘿)。我拍拍她,“同学,你要找文艺片是吗?那你可以看看这个(《维罗尼卡》),文艺片中的经典。”我怕这样说话显得唐突(主要怕人家以为我是这店里的托儿),又加了一句:“因为我也喜欢文艺片,我找这电影两年了,所以……”女孩儿接过碟看看,“哦,看名字到挺熟的……”我说,“对呀,导演就是《》《》《》三部曲那个。”女孩儿笑了,“哦哦,知道知道,谢谢你了。”我摇摇头转身去付钱。

          一会儿女孩儿也走过来,应该是没什么中意的,她手里只拿了那张《维罗尼卡》。我笑笑跟她点头,没想到她问我说:“诶,你是哪儿人啊?”我心说这问题是什么意思啊,“哪儿人?嗯……我是北京的呀。”后来的事很有意思,女孩儿一下拉住我的手,咯咯地笑,“我就觉得你说话感觉这么熟呢,我也是北京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 你说生活是不是很有意思。这次完全不在计划的淘碟,让我找到了一直找不到的电影,因为这部电影,又居然让我在郑州一个毫不起眼儿音像店,碰上一个北京的丫头。

          我们在店门口聊了一会儿,互留了电话。道别,她向左,我向右。女孩儿跟我挥挥手,“以后常联系啊,我们一起去淘碟。”

          感谢给这些我意外和惊喜,这真的,很有意思。

  • 看报~ - [我絮叨你介意吗]

    2005-06-04

    Tag:

    居然是在虎坊桥照的~~

  • 沮丧极了~~ - [我絮叨你介意吗]

    2005-05-30

    Tag:

    昨天来上网的时候,我把U盘忘在网吧了。

    想是找不着了,还是决定过来看看。没出现奇迹。

    U盘不是什么很贵重的东西,可里面有一部分重要的文件没有备份。这下再也回不来了。

    到网吧的时候碰见同班的男生,说我进来时候的表情愤怒得像是来捉奸。

    是很生气,不是气谁拿走了我的U盘。是气我自己一直这么丢三落四。

    Ray,要是你在我身边就好了。你一定会提请我,我就不会丢掉很多东西。

    你不在,也没有别的人在。所以我不得不靠自己,所以我丢了很多东西。

    每次去打印店,冲洗店,网吧……我拿出我的U盘,人家都说,诶你的U盘好特别啊,好像支口红。

    对我重要的东西一个一个离开我,都是源自我的不在意。然后你就走了,留下我后悔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看电视 - [我絮叨你介意吗]

    2005-05-26

    Tag:

          昨天晚上看电视,剧里的男人无比深情的对喜欢的人说: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?

          我一阵寒战。难道你们没觉得这句话很恐怖吗?电视里的人不理我,他们正沉浸在一个热烈的吻里。

  • 飘~~ - [我絮叨你介意吗]

    2005-05-24

    Tag:

          怎么说呢,过去的一礼拜生活得有一点儿不实在。轻飘飘的,像月球上。

          考试吧,谁问我都这么说,因为考试。天知道是不是。

          觉得说话也累,短信也累。有人发来短信我就看,简单的就回,复杂的我就装死。现在手机对我来说,最重要的是显示时间。突然想起当年跟小爽在一起的日子,每次我问,几点了?她都无比招人恨地回答,跟昨天一样。可不是吗,跟昨天一样,知道它干嘛。

          笑不累,真的。频频因为点儿芝麻绿豆笑得气都喘不过来。室友问,有这么好笑吗?当然,我一边擦眼泪一边反问,你们不觉得好笑吗?一阵摇头。

          我快乐呀,挺快乐的,怎么身体老反应不过来呢。心跟不上脑子

          连爸爸一周一次的电话都不想接,谎说去上自习了,当天晚上就梦见了爸爸。其实我是想念他的,只是,我不想说话。

          突然我想上街,然后假装是一个哑巴。

     

  • 君生我未生,

    我生君已老,

    君恨我生迟,

    我恨君生早。

    写的挺有意思,一说是:

    君生我未生,

    我生君已老,

    恨不生同时,

    日日与君好。

  • 猴子~ - [说给一个人听]

    2005-05-13

    Tag:

    写到刚才的最后一句,突然鼻子有一点儿酸。我知道,猴子,那是我有想你了。

    总是怕你过分担心,其实也没什么特别,呵,呵呵。

    没关系,我有一条手链……呵,呵呵。

  • 打住!

    别犯傻啊~忘了那个暑假了?!

  • 昨天~ - [我絮叨你介意吗]

    2005-05-07

    Tag:

          还说别人是傻子,其实最傻的就是我……

          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,说谢谢?说对不起?我只能,不说话。

          我很差劲吧~     

  • 讨厌~ - [我絮叨你介意吗]

    2005-05-03

    Tag:

    大概是我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……

  •     注定我为小爽写不出太多的字。跟现在相比,我以前更了解她,我更了解以前的她。以前我写了,她应该还留着,呵。

        说起来这友谊很奇特。起初我并不觉得我会喜欢这女孩儿,那后来是怎么喜欢的呢?说不清。“感情的事总是没什么道理。”这句话说的不只是爱情。

        印象里小爽一直是忙碌的姑娘,固定电话绝找不着的那种。不过我到不担心疏于联络会影响情谊,我们的感情顶多是停滞不前,但基础浓厚啊。我想小爽肯定也并不了解我近来的变化(我变了吗?),可这也没妨碍她见我时,给我跟当年一样的笑容。这总让我想起,她曾经听我讲忧伤故事时候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。

        混乱的寒假里,我整理房间,无意中找出一封四五年前小爽写给我的信,告诉我结束一段单恋的心情。我一个没撑住又被逗出了眼泪。笑死我了,居然会被封四五年前的信说中心事,句句说得像在劝我一样。不可笑不可笑,我现在跟当时的小爽一样,很认真地开始快乐。

  •     其实我跟这个人,还算有一点儿缘份。在小学没能认识,到高中去做了同班同学,总算没错过一个朋友。

        表面上看,歌鸫乐观、外向,一脸不务正业的样子。按说人不是都是如此么,当一个人笑嘻嘻地在你面前说着笑话,你又哪里猜得出他/她心里是笑是哭。不过歌鸫更隐蔽,往往是你觉得很了解他的时候,只不过是看见他最假装的一面。歌鸫这个人,是在心的外面修了一道墙,他没有自闭症,所以还懂得在墙上留一扇门,门是上了锁的,他只把钥匙发给自己认为对的人。钥匙不多,我现在都还不确定我是否拿着一把。

        我一直说,说话可以骗人,但写字不要(这也是跟甜言蜜语相比,我更容易相信情书的缘故)。起先,我还很难相信,歌鸫是那种能安静地在书桌旁写点儿东西的男生,后来凭见到的他文字的数量来看,他那样安静地时间应该还不少。有意思的是,我会从歌鸫的字里找到一些很细致,甚至有些繁碎的描写。例如一张女人的脸,一个看似并无意义的动作。所以我的结论是,真实的歌鸫并不是他看上去那种毫不在乎。

        可是在乎什么呢?只有他自己知道。有没有人能一并用花心跟专情来形容呢?有。歌鸫就是。在乎什么?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        歌鸫曾在几年前跟我说过一句话。他说:“我早就知道告诉你这些事你也帮不上任何忙,不过还是想跟你说。”还是很感激这句话的,或许那个时候,我是拿着钥匙的。

  • -You see people.  你看穿人的心。

     -I see you. 我看穿了你。

  • 第25轮的时候我还在绝望,现在提前3轮,冠军,我们的。

     

    伦辛小朋友,这90分钟,球门是属于你的。你高兴吗?

    马凯,又一顶帽子。你高兴吗?

    弗林斯,卢西奥,来拜仁多幸福。你们高兴吗?

    小猪,格雷罗,这才是个开始。你们高兴吗?

    利扎,回家再好不过。你高兴吗?

    科瓦奇,哈格,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后一次。先高兴再说。

    巴拉,这次你带着袖标。你高兴吗?

    马加特,这次是你的拜仁。你高兴吗?

    绍尔,披萨,天使,萨尼……所有的人。啤酒的味道怎样?

     

    队长,你在哪儿呢?那……你高兴吗?

  • 火车上借来看的杂志:

          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永恒。如果它流动,它就流走;如果它存着,它就干涸。

          如果它生长呢?

          ……

          如果它生长,它就慢慢凋零。

    我不喜欢消沉的情绪,可又没法反驳。

    拜仁夺冠,可是我累了……明天重新庆祝。

  • 啦啦啦 - [我絮叨你介意吗]

    2005-04-22

    Tag:

    我的声音在笑 泪在飙 电话那头的你可知道

    世界若是那麽大 为何我要忘你无处逃

    我的声音在笑 泪在飙 电话那头的你可知道

    世界若是那麽小 为何我的真心你听不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