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写我的朋友-关于歌鸫 - [垂败前,葵花籽留下。]

    2005-05-02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clytiekui3-logs/75914141.html

        其实我跟这个人,还算有一点儿缘份。在小学没能认识,到高中去做了同班同学,总算没错过一个朋友。

        表面上看,歌鸫乐观、外向,一脸不务正业的样子。按说人不是都是如此么,当一个人笑嘻嘻地在你面前说着笑话,你又哪里猜得出他/她心里是笑是哭。不过歌鸫更隐蔽,往往是你觉得很了解他的时候,只不过是看见他最假装的一面。歌鸫这个人,是在心的外面修了一道墙,他没有自闭症,所以还懂得在墙上留一扇门,门是上了锁的,他只把钥匙发给自己认为对的人。钥匙不多,我现在都还不确定我是否拿着一把。

        我一直说,说话可以骗人,但写字不要(这也是跟甜言蜜语相比,我更容易相信情书的缘故)。起先,我还很难相信,歌鸫是那种能安静地在书桌旁写点儿东西的男生,后来凭见到的他文字的数量来看,他那样安静地时间应该还不少。有意思的是,我会从歌鸫的字里找到一些很细致,甚至有些繁碎的描写。例如一张女人的脸,一个看似并无意义的动作。所以我的结论是,真实的歌鸫并不是他看上去那种毫不在乎。

        可是在乎什么呢?只有他自己知道。有没有人能一并用花心跟专情来形容呢?有。歌鸫就是。在乎什么?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        歌鸫曾在几年前跟我说过一句话。他说:“我早就知道告诉你这些事你也帮不上任何忙,不过还是想跟你说。”还是很感激这句话的,或许那个时候,我是拿着钥匙的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谁?不认识。你的好友还真多啊。刚看到。一直没上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