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写给小米 - [说给一个人听]

    2006-06-22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clytiekui3-logs/75914260.html

          刚打开SPACE吓了一跳,“最近的评论”里写了一水儿小米的名字。我就想,八成是这丫头看见我贴的队长照片,又犯病了。想回一些话给小米,为了避免评论字太多,索性写在这里好了。

          每次有人说,葵啊,你这里可真好。都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,我能让别的人有这么好的感觉,让我快乐得不行。小米,队长的生日我没法忘记。不仅我,连全宿舍的姑娘都知道。我的生日在暑假,为了能跟大家一起过,大一的时候她们就说了,葵,换一天代替吧,我们好给你庆祝。我说好,六月十五。

          最近心态变得越来越平和。放在以前,一些睚眦必报的时刻,我现在却变得无所谓。欲望越来越少,无所谓越来越多。也许我说“平和”是个较好听的措辞。右手无名指,我常戴一环红色戒指。据说那个位置代表“修女的心性”。朋友说,亲娘啊,看破红尘?!呵呵,千万不要。我乐得是庸俗的人,我喜欢红尘。

          说上面的话,是你说到媒体时候想到的。那些报道我看看笑笑,没了抱怨。他们靠这些吃饭,养家;他们不是讨厌队长,只是他们想赚钱。他们不是我们,所以没法要求他们像我们一样爱那个男人,没法要求他们像我们一样懂得那个男人做的事情。只要不是出于恶意,没什么事不能原谅。俞伯牙的高山流水是弹给钟子期听的,其他的人听不懂说难听死了……那又怎样,本就不是弹给他们的。

          刚才说到修女,突然觉得终于想到怎么描述对队长的感情了——像修女之于耶稣。你说那些话好玩儿,为什么呢,因为你爱他。才会一张张翻看,才会会心一笑。别的人啊,没这感觉。所以怎么说是队长幸福呢,幸福的明明是我们,呵。

          就说这些,希望队长安好,那样我们也就安好了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米雨你个水王...
  • 我的澳大利亚赢了,天亮了))))))其他什么都好说。
  • 同意,比我有质量。

    落枕已经好了,意大利赢了怎么都好说啊~~不过,捷克输了……我也不好受啊,我一个人儿的内德维德啊……
  • 我就算灌水也灌得比較有質量吧?
  • 想起来了!!您也不说慰问一下我的落枕好没好~~我太伤心了……(疑似灌水)
  • 这位同志明显就是在灌水嘛。

    得,完,我要说熟么来着?这事闹的,以后不能先看别人留言……
  • 你看,你回我了是吧,怎麽說我也得回你一下,這句不能算我灌水啊。我知道呢,其實有很多不認識的人都愛著他呢,有時候無意的逛空間或者論壇,呀,發現一個喜歡老舅的,開心坏了,特別是在空間裏,陌生的人,冥冥之中,突然覺得好貼心,這都是老舅帶給我們的幸福,我們怎能不死心塌地。

     

    ps:在寫死心塌地這四個字的時候,你空間裏的歌正好唱到,怎能不對你死心塌地。    神奇神奇!!把神奇歸功於我老舅!
  • 完了,我還有一句,將就說了....我憋不到明天,你不准說我灌水...你看42張和44張.....我怎麽突然覺得不像同一個人呢?你明白我的意思吧?嘿,我愛了那麽多年的男人,怎麽突然有點不認識了?成熟了吧
  • 最後一句,今天的最後一句,有老舅真好,有老舅就有了你們。不對,是我們。
  • 葵姐真懂我,我就是看到你把老舅的照片提上來開始抽瘋了,我抑制不住。他的生日可是每年最巔峰的那一天......全年最好的日子之一都給他選上了....沒法忘記的,忘記了我們就該打自己了...哎呀,剛才邊給你寫留言邊和朋友聊到舅舅,他們說不了解,然後問問旁邊的人,居然問出來都是不好的,本來我最近對老舅就很敏感,我這情緒一下子給難受了,正好給你留言呢,就嘮嘮叨叨開始廢話了....怎麽辦呢,誰叫咱愛上他了。沒辦法啊,我怎麽生氣別人不還得照樣說他,嘿,我好閙得自己不開心了,說就說吧,反正我只會更愛他。誰都阻止不了。現在是非常時期,哎...看來我得非常對待了。嗯,對對對,我知道,就是這樣的愛,形容的好,修女之于耶稣。要不我怎麽縂說他是我的神來著,這輩子是改變不了了,下輩子也不要改變。嗯,不光光是咱們倆在這裡幸福呢,希望我舅舅也幸福呢,昨天看他在板凳上坐著聼mp3,哈,那樂呵樣兒,真想過去親親....舅舅手臂很粗,頭也應該不小吧,抱在懷裏是不是挺像抱個獅子頭的?我又開始發hc了。反正你不會介意的,誰叫你也愛他呢。

    不管了不管了,誰愛誰說去,這輩子我們注定甜蜜蜜的陶醉在獅子我裏了,膩死我也願意。下輩子還繼續。
  • 哈哈哈哈~~~葵姐姐還專門寫了一張給我,真開心的,要是我不等球賽,也許還不能第一時間看到呢,我先把沙發搶了,再好好的留言!有沒有灌水的嫌疑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