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《誓鸟》(读完) - [亲爱的读书计划]

    2007-07-14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clytiekui3-logs/75914330.html

           奇幻的文字,熟悉又陌生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贝壳和海,异域的味道从字里渗出来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一直以为,生活在内陆的小孩,应该对不一样的环境状态有些好奇的渴望。可我好像从没有对海有过什么主动的向往。那天在餐厅,Andrea指着餐桌宣传卡里面一个“每”字问我,“海?”我笑得什么似的,掏出笔在上面加了三点儿然后说:“现在是‘海’了。”我们还是比较爱自己身处的状态,像Andrea不止一次问到哪儿能看见beach(然后我一竿子给人家支使到海南去了= =),而我却在为数不多面对海(或者只是大一点儿的水)的时候,有种不可名状的窘迫和不自然,即便学会游泳,也仍觉得永远不能获得如同鱼类一样的从容(这好像是废话)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陌生的是异域,熟悉的,是张悦然的笔触吧。我已经不处于愚忠于某个人文字的阅读时期了,所以现在仍然追随的,皆发自内心。我喜欢她描述这种近乎疯癫的决绝和执着。因为……我也是。她的字总是给我启发。
     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记忆真的可以依托其他去贮藏吗?我记得我曾经羡慕过邓校长的冥想盆。不过这个贝壳的故事更为凄美,它们散漫地收藏人们的记忆,需要我们不停地寻找。记忆如此之美,值得灵魂为之粉身碎骨。可是残酷啊,粉身碎骨之后终于找到了,却是一场虚无。其实是否虚无又真的有区别吗?我们早已陷入寻找本身,欲罢不能。不难发现,我常为这种感情着迷,当然我只是乐于描述,坚决不准它发生在我身上。
     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繁复的爱。无论真相如何,我履行我的誓言,因为那是我自己的爱。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大海,是所有复杂和简单的集合,它是大自然展示权威的一种形式。海的无限和人类想象的无限是不在同一个坐标轴上的,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爱这个世界,但如果我真的爱,我就一定爱海。

    邓家爷爷的冥想盆我也很爱,只是觉得找不到够隐秘的地方,万一总有哈利这样的好奇宝宝来时不时的光顾怎么办啊~!==
  • 我很向往大海,但只限于偶尔去享受一次。我不会和海洋亲密接触,对它,我有些惧怕!

    记忆?我想还是不要把它丢在冥想盆里,放在心上,才觉得踏实!!呵呵。

    我想我可以试着读这本书!